主办:广元市青川县人民政府

主题: 青川县第六期阳光问政

[时间]:2018-05-23
[嘉宾]:青川电力公司 红光乡乡长 石坝乡乡长
[简介]:纪律严明树形象 作风务实得民心
文字实录

                         《阳光问政》

 

 


 

          期《阳光问政》全媒体直播节目文案

          本期主题:《纪律严明树形象 作风务实得民心

            直播时间:2018522日晚20:00点

观音店乡:多措并举 确保农民土地确权得到保障

【正文】第五期《阳光问政》栏目对观音店乡太平社区“无法确权的土地”问题进行了曝光,节目播出以后,观音店乡党委政府高度重视,立即召开专题会议,研究解决整改措施。一是成立专题调查工作组,走访乡村社干部群众,收集资料,调查取证;二是与县级有关部门对有争议的土地进行再次测量,确保农民土地确权得到保障。

【正文】经调查组核实,杨正兰所反映的向崖子地块在2009年修广甘高速时被征收,已属国有土地,庙子头地块的土地权属于集体机动地,无法为个人确权。因此,其现有权属地应为3块,分别为太平窝、观山头、学桐梁。

同期声观音店乡乡长 张黎《阳光问政》节目曝光了观音店乡太平社区“无法确权的土地”的问题。我乡高度重视,针对存在的问题成立专题调查小组,并报请县委政法委县委政法委副书记先后三次带领县农业、国土司法、三方确权登记测绘企业等单位来我乡调查具体情况,现场解决问题。经过走访知情群众、老干部、现场踏勘查看地形地貌四至界限,查看确权登记台账、比对图纸,发现杨正兰所反映问题不实。下一步,我乡举一反三,在全乡范围内开展土地确权问题的大排查,杜绝类似问题再次发生同时,我们将继续加强与杨正兰的沟通交流,将此问题予以圆满化解。

房石镇:积极协调 矛盾纠纷得以化解

第五期《阳光问政》栏目曝光了房石镇理河村坝角社马兴举反映的林地权属纠纷。节目播出后,房石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了调解领导小组,对涉及的林地权属问题进行核实,并组织相关人员进行纠纷调解,最终根据马兴举提供的佐证材料证实,中山坝3亩林地权属归马正生所有。
【房石镇镇长 王荣树】

县第五期阳光问政反映了房石镇理合村坝角社马兴举自留山事件后,我镇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了以镇长为组长组织镇纪委林业司法等部门的负责同志进村入户进行对马兴举林权权属进一步核实了解,并及时召集当事人马兴举其女婿等人通过多次沟通协调并对马兴举的林地权属合法答复,经我们多次调查处理和核实,马正生的自留山权属问题终于落实了,经他们四兄妹商议后其继承权由马兴举所有,并到林业站经过合法程序完善相关的手续。关于中山坝林地砍伐一事由县森林公安局立案调查处理。

桥楼乡:80余万补偿金已逐步兑现

【正文】第五期《阳光问政》节目曝光了桥楼乡征地补偿金发放难的问题,节目播出后,桥楼乡党委政府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专题协调小组。一方面组织群众召开集体会议共同商讨分配方案,另一方面严格按照相关程序,对发放标准、金额进行公示兑现。

同期声桥楼乡乡长 彭志华:在会议上漆木树社群众同意从他们的补偿资金中拿出4.6万元,作为现在漆木树社的集体经济,用作集体设施建设,剩下的资金我们分了两次拨付,第一次拨付的是土地补偿金,现在在4月26号已经公示完毕,资金已经拨付,第二次剩下的补偿金,我们将在最近拨出,因为5月6号公示完毕

       【正文】经过乡、村干部多次协调沟通,除去作为现一社集体经济的土地补偿金4.6万元,剩余的817326.8元已按照青石村原一社(漆木树)群众商讨的分配方案逐步兑现。

前进乡:解决户籍

【正文】第五期《阳光问政》节目对前进乡贫困群众马洪林女儿马婷婷无学籍的问题进行了曝光。节目播出后,乡党委政府高度重视,成立了以乡镇干部、司法人员为成员的工作组,先后赴黄妹原籍所在地广西进行对接。工作组通过找到黄妹丈夫陈某,核实其结婚证、户口簿、医学出生证明等确认了马婷婷的身份和户籍。

   【同期声】前进乡乡长:通过多方努力,现马洪林黄妹的之女马婷婷的户口问题,学籍问题已经得到圆满的解决,通过阳光问政反馈的这个问题,也反映出我们的村民法律法纪意识淡薄,在接下来的工作中,我们将加大对村民的法制宣传,和法纪意识教育,增强法律意识观念,二是要进一步加大对留守儿童和老年人的关心和爱护。

庄稼不等人 季节不饶人

【同期声】青溪镇大水村村民 军绿色外套男 刘映书

主要是他们那个电力公司搞农网改造,升级改造的时候把我们电杆弄断了,我们那个电杆,是2008年摇了地震过后,国网给我们留下抽水用的,一共灌溉面积13亩,拉断了以后从昨年6月份过后到现在,我们找了他们三次,他们都没来给我们弄

家住青溪镇大水村三社的村民刘映书,今年62岁。他说20176月,电力公司对青溪镇大水村进行农网改造,把当地的一根电线杆拉断,不仅打到了自家的老房子,还导致包括他在内的当地9户,30多人的农田无法抽水灌溉。

【同期声】青溪镇大水村村民 绿色毛衣女:

就是他们农网改造把这个电取了,种的菜籽冬天想攒点水都没得水,种点点庄稼不容易,这下现在那个菜籽已经干死完了,没法收,想栽秧子也没有电,水也抽不上来

【同期声】青溪镇大水村村民 白色T恤男:

我们河那边种的菜籽,今年天又干,没得收成,这下面临马上要插秧了,现在目前有没得电又没有水,我们也不晓得要怎么办

【同期声】青溪镇大水村村民 军绿色外套男 刘映书  到现在人家的秧苗都一寸多深了,我们的秧苗还没下,还有我们的菜籽,昨年春天那边干了,没得抽水灌溉,菜籽没得收

 

据了解,之前村民们都是用水泵从河中抽水来灌溉农田,由于当地的农网升级改造电线杆断了过后,无法从河中抽水,导致农作物干涸而死,眼看着到了插秧的季节,可抽不了水,秧也插不了,当地村民曾多次找过相关部门,但事情始终都没有得到解决。

 

【同期声】青溪镇大水村村民 军绿色外套男 刘映书

给我们说的后面来解决,找一次也是那个话,找一次也是那个话,今年三月找了他们,还给我们写了个手续写了个协议,一个星期内现场解决,到现在又有一个月了还是没有来给我们解决。

随后,刘映书联系了给他们写过协议的施工方负责人。

【电话采访】声音来源 农网升级改造施工方负责人

村民:罗总你好,我们上次找你们给我们弄电杆的事情究竟要怎么做?现在人家的小苗都有一寸深了,我们不能弄。

罗总:你们找他们电力公司说没?

你给我打的条子我只能找你,我怎么去找他们呢?当时是你给我担了保的,你又一直没来,你说你每次来都没来。

罗总:晓得了晓得了,我明天给他们说。

在施工方负责人那里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他又联系上了青溪镇农电站的站长

【电话采访】声音来源 青溪镇农电站王站长

村民:王站长你好,我是大水刘应书,就是我上次来找你们,你们农网改造的时候把我们电杆弄断了,直到现在你们都还没来给我们解决,你们什么时候来给我们解决。

王站长:我是喊谁来给你们解决了的。

村民:他没有来,到现在人家的秧苗都一寸多深了,我们的谷子还在家里

王站长:那我明天早上过来。

村民:我上次来找你们,都一个月了你们都还没来,你们究竟要怎么做。

王站长:嗯好,我们明天早上过来。

【同期声】青溪镇大水村村民 军绿色外套男 刘映书

我们都是农民,我们上面的山和土地,全部退耕还林了,就靠这么一点田维持生活,现在那个电杆倒了,没有电抽水,致使小春油菜减产,大春秧苗也不晓得怎么办了,只有找上面来解决这个事情。我知道他们这个农网改造属于青川县电力公司,是他们搞的也不归这里政府管,我们也只能找他们农电站的负责人,找了他们几次,都说电老虎凶得很,一般的村上和镇上都把他们管不住,到现在不能的情况下我们也不晓得找哪里投诉,只有找县委县政府了。

青溪镇农电站站长承诺第二天便上门处理此事,事隔一周,问政调查员再次联系刘映书了解情况。

【电话采访】【电话采访】(他说他第二天来,那个王站长要来他来没有?)来了的,(来了他说怎么解决没?)来了,把打烂的房子问题解决了。(给你想办法恢复供电没有)现在还没有,他来了和我协商的咋个把电杆弄了,咋个供电,来了过后说了后就没见行动。

20176月到现在已经近一年的时间,村民们先后找了施工方和相关负责人无数次,甚至解决协议都写了,事情却始终没有得到及时的解决,相关部门可以一拖再拖,可农民春耕却等不起。

 

生猪保险赔款“难”在何处?

     政策性农业保险是以保险公司市场化经营为依托,政府通过保费补贴等政策扶持,对种植业、养殖业因遭受自然灾害和意外事故造成的经济损失提供的直接物化成本保险。政策性农业保险可分散农业

风险,促进农民收入可持续增长。

可家住红光乡小荆村的伍兴林夫妇说起自己买的政策性农业保险却一脸愁容。

【同期声】红光乡小荆村村民 伍兴林的妻子

现在说老实话,政策还是好的,老百姓说老实话我们还买了保险,我们一年四季辛辛苦苦养个猪还是不容易,平时养两头猪,卖一头当零用,另一头过年时候好吃肉,娃儿回来都有好吃的。哪知道不知道怎么起的,生病死了,保险公司还好还给我们赔了的钱,赔了点钱不知道怎么起的,没有打到我们帐号上来,

伍兴林妻子说,2016年自家养了两头生猪,期间一头生猪生病死亡,幸好自己买了政策性农业保险,当即就按照流程申请了赔付,可至今已经快两年了,赔付款还是没有拿到。

【同期声】红光乡小荆村村民 伍兴林的妻子

我们去找了政府几回,他说打到上面了,打到上面我们就去关庄信用社上面去取,去看还是没给我们打在上面,我们回来一直找他,我们老头子从关庄到这里跑了67回,他说他给我们查一下,去查他说打在上面了,打在上面老头子又上街去信用社去看,去看还是没有回来老头子又跑上去,在公社去找,那个叫唐红东,唐红东说不归他管,他说打在上面,他说你在省上那里去拖单子,我们老百姓说老实话什么都不懂,老头子没办法了

因为没有拿到2016年生猪死亡的赔偿款,伍兴林多次找到乡镇负责政策性保险的联络员了解情况,但是每次都没有明确的答复。

【同期声】红光乡小荆村村民 伍兴林

我去找了几回他说他不晓得,上个礼拜我去找他他说他不晓得,他叫我去省上去查

为了进一步了解情况,问政调查员随后又到保险公司进行了了解。

【非正常拍摄】(问政调查员:伍兴林这一户2016年生猪的赔款没有打过去的原因是啥子?)等一下我在系统给你看下,为什么没打出来,造成这个钱没打出来的原因是因为乡镇提供的照片(银行卡号)不清晰,导致了这个钱没打出去。

在保险公司,问政调查员了解到伍兴林2016年生猪死亡的赔付款是336元,赔偿金迟迟没到到位的原因是乡镇提供的银行卡照片不清晰,问政调查员当即与工作人员进行比对才发现正确的银行卡号后五位是09154,因为照片模糊的原因,工作人员填成了89154

【非正常拍摄】(那你们有没有给乡镇反馈呢?)我们在2016年年底和2017年年底,都会给各个乡镇上传一个养殖业理赔清单。(那给乡镇说了没有?)每个乡镇应该都收到这个信息。(像伍兴林这个账号对了好久可以把钱打过去)只要农户跟我们一一核实帐号,我们会在一个礼拜之内就能把钱打到农户的一折通或者社保卡上

既然银行卡号不正确,既然保险公司每年都会反馈理赔清单,为什么伍兴林的个人账户信息一直没有得到更正?为什么乡镇相关负责人不了解情况,还一直说赔偿款已经打了?

300多元的赔偿款,一周就可办理好的事情,却因为一个数字的疏忽让伍兴林两年来跑了无数趟都没有结果。政策是好政策,但好的政策不能因为某些工作人员的疏忽而落实走样,只有不断转变工作作风,才不会让简单的事情复杂化,干群关系才会越走越近。

 

拿不到的搬迁补偿款

 

石坝乡大房村原平上社原有住户18户,50人左右,村民刘贤芳与父母一家三口曾居住在此,但由于她家房屋后的山体存在地质灾害隐患,2013年他们一家便通过易地搬迁安置离开了家乡。

【同期声】石坝乡原平上社村民 刘贤芳

干部就给我们说的是,我们这里是地址隐患避让搬迁,要搬走。当时给我们说的标准是三个标准,说一万七的、一万八的、有一万九的,具体我们也没看到什么文件,就是他们给我们这么一说,因为我们这地方是危险地方,为了安全我们就搬走了,搬走之后到了2014年的时候,就是把所有资料交上去,交上去过后就说的是,2014年就领钱了,但是后来说的标准又是一万三了,但是至今我们找了无数次了,一万三也没得到一分钱,到现在也不晓得这个钱在哪里,也不晓得政策是怎么样的,也没任何人给我们解释这个政策是怎么样的。

据了解,2013年底因地质灾害避让,刘贤芳一家及同村的三户人都进行了易地搬迁,他们采取投亲靠友的方式全部搬迁到了江油市杨家庵村,根据当时的政策,他们每户人有一万多元的搬迁补助款,可如今已时隔四年,搬迁补助款至今也没有兑现,他们说也曾多次找到石坝乡政府相关工作人员了解情况,可工作人员总是找借口一拖再拖。

【同期声】刘贤芳的丈夫 陈加俊

老丈人他们搬走了四年之久了,现在政策一直没落实,找了大概是二十余次左右,连找带电话都说快了快了,到现在都没落实。

【同期声】石坝乡原平上社村民 刘贤芳

一找政府,他们乡政府的人就说的快了,马上就给你们办理,但是至今四年之久(都没拿到钱)和我们搬走的这四户,到现在都没拿到一分钱

电话采访石坝乡原平上社村民

政府要安排我们,我去找他他就说钱也不多,只有一万多块钱,我们下来是2013年下来的,下来是泥石流滑坡,政府要求我们走,我们才走了的,叫我们投亲靠友,我们下来就说投亲靠友,到现在政府也是不理不问,我们找他现在他也不管我们

四年的时间过去了,补偿款却迟迟未到账,老百姓也多次找到政府,而给他们的答复却是,就这两天就把钱给你们打上卡。明日复明日,政府利用不同的理由一再推脱。

【同期声】石坝乡原平上社村民 刘贤芳

今年的正月我还去找他们乡政府的乡长问过这个事情,他们答复给我们的是很快就给我们办理,目前是因为国土局把资料弄丢了,好,我就等嘛,等了半个月我又去问他们的时候说是,又变了,说的是还要公示五天,公示完了五天之后就给我们发钱,接到我就又等,等到再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他说的是还有两个户的卡号不对,等到卡号对了才给我们发钱,但是至今我一分钱都没拿到。

刘贤芳的父母与其它未拿到搬迁补偿金的三户人现在在江油居住,而刘贤芳已嫁到了桥楼乡与丈夫共同生活,每次到石坝乡询问情况都非常的麻烦,当着问政调查员,刘贤芳又再次给乡政府工作人员打电话询问。

【电话录音】冯乡长:王主任今天下午去把字签回来,争取下周就打给你们。他一直没找到人,没把这个字签了。刘贤芳:冯乡长我这个电话已经给你打了很多次了,我也亲自来找过你很多次了,你的答复都是说快了快了,这个都好多次了,我就想问下,好久才能打的到?冯乡长:我晓得,这个字已经(签了),争取下周就把这个钱给你退了。刘贤芳:我亲自也找过你了,刘乡长也找过了,王主任也找过了,这个已经是很多次了,不说以前这四年,包括这次我亲自找了两回你们,还有电话就是三四次了。冯乡长:情况是这样的,是这样的。刘贤芳:你们每次都说要快了要快了。冯乡长:我们给你说过,但是责任不在我们,因为之前的资料,资料丢了嘛,丢了不是你们这边,是缺失,要弥补这个事情,他们应该是今天明天把字签了,回来争取下周就给你们打钱,你们确实也找了很多次,这也是事实。

     2014年至今近4年时间,20余次询问,乡镇的一再推脱,为什么一个补偿金四年都落实不下来,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

随意倾倒的危化品

 

【非正常拍摄】每年都在倒,修车的把这些什么水倒到这里,你看,倒了这一地,这一院坝都是,我开始找他几回,你看那里就是香蕉水。

说话的是乔庄镇回龙社区群众,据他们反映,他们居住的地方紧挨着一个汽车修理厂,这个修理厂隔三差五的就会往外倾倒汽车修理废料。其中最难闻的就是香蕉水。

【非正常拍摄】他们金扳手,金扳手修车的人,他一桶提出来,一下就倒这儿了,很臭,(倒的什么?)香蕉水含甲醛最重的那个嘛。长期在这儿倒,修车的往这儿倒,你看,这些都是,干了的。

据了解,香蕉水是由多种有机溶剂配制而成的无色透明易挥发的液体,微溶于水,能溶于各种有机溶剂,易燃,主要用作喷漆的溶剂和稀释剂。香蕉水有毒,具刺激性。对眼和粘膜有刺激作用,高浓度吸入可引起中枢神经系统损害,甚至肝肾损害。

对于汽修厂随意倾倒这种化学污水,附近的住户也多次找到汽修厂反映过,但是并没有什么效果。

【非正常拍摄】他就是提一桶扔在这里,倒过去全部就侵出来了,香蕉水是水,那个冲鼻子,呛喉咙,晚上你不注意,我几次都想去找他。(你们去找过吧?)去找过他们,(他们怎么说的?)他们说不倒了不到了,改天你没看到他,他又来了,根本就没处理,他们喷的那个漆味道大的很。

 

【同期声】回龙社区环卫工 

他们有的时间隔一天才有(香蕉水),隔两天就整一桶过来,用都用不完就倒在那里,倒到沟沟里,我那天给他们说,别把这个倒到这里面,臭的很,我说你们想个办法。

【字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第四十二条规定排放污染物的企业事业单位和其他生产经营者,应当采取措施,防治在生产建设或者其他活动中产生的废气、废水、废渣、医疗废物、粉尘、恶臭气体、放射性物质以及噪声、振动、光辐射、电磁辐射等对环境的污染和危害。
排放污染物的企业事业单位,应当建立环境保护责任制度,明确单位负责人和相关人员的责任。

按照相关的制度,那汽修厂有没有建立废水、废渣的台账呢?

【非正常拍摄】(你这个台帐是2017720号的,2017720以后到2018年都没有?)那就是记录不全。(还有你们这个台帐上是过滤池,泥、沙、灰处理,没有说废水废机油这些)废机油有啊,废水是过滤了过后直接排,(是直接通过过滤池排放吗?)嗯,排放到外面的排水沟。

针对汽车修理厂随意倾倒危化品,环保部门又是怎么监管的呢?

【非正常拍摄】(你们在使用香蕉水吧?在使用啊,(你们这个香蕉水是咋处理的)我们都是存在那,他们环保局给我们统一处理。(那你们好久申报一次?)有那么多我们就给他们申报一次。(环保局来给你们出来还是你们自己处理?)环保局(环保局是怎么给你们处理?)他喊我们存放,他们处理,(他们处理的话有什么流程,有没有人签字)那我就不晓得了,是他们喊我们存放,他们来处理,我们来给他汇报,我们先汇报,他们给我们提供地方处理。(那就是你们去处理?)嗯。(你们在哪处理?)我们先存着。(你不是说环保局给你们提供处理的地方吗?)以前都没处理,最近下半年才开始说,现在他们还没给我们说那么处理。(你上一次香蕉水怎么处理的?)我们没得好多香蕉水,香蕉水都要挥发,我们要用只是剩了些残渣,香蕉水他是要用的,(你们残渣怎么处理的?)上次那个残渣就倒到那个垃圾桶。

    汽修厂相关人员一会儿说由环保局统一处理,一会儿说自己处理,一会儿又说监管单位没说过该怎么处理,对于他的说法也让我们不禁要问,对于危化品的处理能用这样游戏的态度吗?先不说危化品随意倾倒影响了周围的住户,长此以往对我们的生态环境也将是极大的破坏.

【非正常拍摄】环保局每年都在检查(调查员:鉴定,就是检查有个结果,也就是达不达标。)那个就没得,那没检测,他就是每年收起我们的费,排污费这些都是收起的,这个我可以拿给你看,(你们污水处理有没有什么台帐?)那我们污水在那按照他们的三级排放到三个池子的,环保局也是(喊)我们在网上备了案的,你看嘛都有,你先看这个嘛,去年子还收了的,2017年的你看嘛排污费,环保局。(也就是说环保局每年来检查,你们都是达标了的?)应该是达标了。(你们也觉得你们是达标了的?)嗯。

根据汽修厂负责人的说法,环保局每年都收取了污水排污费,也在对修理厂进行检查,那为什么他们还随意的倾倒危化品呢?这些危化品应该怎样处理?我们在汽车修理厂也看到墙上挂有环境保护管理制度,但我们不禁要问制度究竟是挂在墙上的还是落实在实际行动上的呢?

 

《阳光问政》栏目组

2018522日

网友提问摘录 在线提问
在线留言 我要留言
我要留言
留言内容
你还可以输入50个字
验证码
×